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

出版时间:2018-03-01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作者:[日] 西村真志叶  ISBN:9787520311908  页码:192
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

内容简介

  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是相对于“写实性”而言的“非现实性”。文体的“非现实性”和内容的“幻想性”相呼应。二者均是幻想故事的“幻想”所在,共同为幻想故事提供被称之为幻想故事的依据。假如我们主张幻想故事具有独特的文体特征,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幻想故事为什么会存在这种文体特征?
  《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基于民间童话样式理论,把传承人特定的心理需求视为形成特定文体的首要因素。与此同时,《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也并不否认口头传承的技术性需要对文体所产生的影响,认为正是因为某种来自传承人特定心理需求的文体,同时又符合口头叙述的实际需要,幻想故事作为口头传统,才能够具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并且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深受传承人的喜爱。

作者简介

  西村真志叶,1977年生,日本国鸟取县米子市人,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日本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6年始,先后在青岛大学医学部、文学部学习,2001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2007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随后在北京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兼任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讲师。2008年结束研究工作回到日本。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民俗学理论、民间文学体裁学、故事学、中日文化交流诸领域。

精彩书评

  ★本书较早借鉴并全面吸收了瑞士著名学者麦克斯·吕蒂(Max Luthi,1909-1991)的童话现象学理论,广泛融合国际学界相关成果,对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做了颇具探索性和创新性的综合研究。作者不仅没有生搬硬套,反而能够推陈出新,将抽象的理论思辨与具体的文本细读融为一体,并使二者相得益彰,通过对汉语民间幻想故事表现手法的细致分析与合理统计,表明吕蒂的童话理论同样适用于中国童话和民间幻想故事。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作者能够出于文体研究的需要,始终站在共时立场,对资料范围做出清晰限定,不仅在形式上有效地区分了童话与民间幻想故事之异同,彰显出二者的普遍特征和共同规律,而且现象差异和个体变异,在情节事件的偶然性中把握人为创造的必然性,由此发现民间幻“想故事是一种重形式而轻素材的非现实性体裁,进而认为听众与讲述人共同拥有的形式意志(即“讲述人和听众之间塑造、保持、接受某种特定形式的意志,“它”是指不依赖于创造方式和对象,而作为一种相对独立的意志,作用于形式的潜在或内在的需求”)才是维护文、体特征的真正动因。
  本书的研究为中国民间故事的文体研究做出了积极贡献,也有力地推进了民间文学的本体研究与国际对话。
  ——户晓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目录

绪论
一 体裁学与文体特征研究
二 幻想故事文体特征的研究状况
三 本书使用的理论、方法以及资料
四 术语解释
五 本书框架

第一章 素材的选择与形成
第一节 选择
一 选择范围
二 选择倾向
第二节 形成
一 程式化
二 陌生化
三 其他形成方法

第二章 表现手法(一)——重复与对比
第一节 重复
一 句子内部重复
二 句子或段落的重复
三 段落外部重复
第二节 对比
一 内部对比
二 外部对比

第三章 表现手法(二)——平面性叙述法
第一节 平面法
一 背景
二 剧中人
第二节 并列法
一 素材的并列法——分配和投影
二 情节的并列法——独立化和等价化
结论
一 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
二 文体的形成
三 文体的保持和变异

附录
附录1 麦克斯·吕蒂“民间童话样式理论”简介
附录2 结构分析与文体研究——从二者的关系看民间童话体裁学的走向
附录3 民间童话的结构主义研究[瑞士]麦克斯·吕蒂
附录4 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叙事技巧——重复与对比

主要参考及引用书目

精彩书摘

  《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
  (一)命名
  周作人早在1913年,便指出了民间童话的剧中人“皆无定名”①的特点。1955年,钟敬文先生对此做出了适当的修正。可以说,从钟敬文先生的《略谈民间故事》开始,“没有确切的姓名,即使有,也是那些民族里最通用的”②。这一点,被视为民间幻想故事的人物形象方面显著的特征之一。由于幻想故事的剧中人基本上都是虚构人物,为了获得姓名,他们需要经过讲述人“命名”的过程。讲述人将通过较为特殊的命名法,塑造出幻想故事不同于传说的人物形象。归纳起来,《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资料中,常见的命名法主要有以下几种。
  1.采用民族里通用的姓名
  由钟敬文先生指出的这种命名法,便是在《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资料中最为常见的命名法。那些诸如“张小二”“大郎”“二郎”“阿三”等一般化了的姓名,暗示出幻想故事的剧中人并不是具有个性的特殊人物,而是普通的人物。讲述人通过“张三”这种人名,描绘出普通的汉族人物;通过“加措”这种人名,同样描绘出普通的藏族人物。这种命名法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幻想故事较为突出的包容性。
  2.据属性、能力特征来命名
  根据剧中人的属性或能力特征来命名,也是较为常见的命名法之一。由靳伟指出的“以具有的动物特征或神性命名”“附加上人物擅长的技艺”,便是其中的两种命名法。③总的来说,幻想故事中具有姓名的剧中人大多是男性。而由靳伟指出的这两种命名法,还经常被用在女性主人公身上。除了动物特征、神性以及擅长的技艺外,剧中人的某种性格(“傻子”和“灵子”)、年龄(“张大大”和“张小小”)、经济状态(“饥饿”和“饱暖”)等,同样可以成为讲述人命名剧中人的依据。作为一种倾向,当讲述人以同等的分量讲述两个剧中人时,或者把两个剧中人放在同一个场景讲述时,这些剧中人便易于获得姓名。这些剧中人在属性或能力上的差异、最终结局的不同等,一律被压缩在他们的姓名之中。
  3.基于叙述目的来命名
  有时,讲述人基于一定的叙述目的,来命名剧中人。如讲述人把剧中人分别命名为“王恩”和“王义”,通过前者对后者的背叛来解释“忘恩负义”的来历:“王恩呀王恩,你仔细想想,你是忘恩负义呀!”(《耿村·忘恩负义》)。由这种方法被命名的姓名,就像是为随后情节铺成的发展轨道。它在提供听众以一种易于辨认的形象的同时,还帮助听众确切地把握情节发展的方向。
  4.采用确切的姓氏或姓名
  尽管是少数,《中国民间幻想故事的文体特征》资料中,存在一些具有确切姓氏或姓名的剧中人。如“王财主”、“李氏”、“赵伟成”(《四川·水底盐锅》)、“何子德”(《浙江·义狗》)等。从总体上看,这些具有确切姓氏或姓名的剧中人,通常是主人公,或以同样的分量被讲述的反面人物。如果其他剧中人同样具有确切的姓名,叙事文本在很大程度上被赋予其他体裁的色彩。
  除了最后一种,其余的常见命名法将塑造出那些一般化了的、泛指的人物形象。我们以为,幻想故事的剧中人并不是特定的个人,而是某种人类群体的代表者。亦即,“张三”代表汉族,“傻子”将代表所有傻子,“人饥”代表所有穷人,“王恩”代表所有忘恩负义的人。甚至“千里眼”这种特殊的剧中人,他同样代表那些具有特殊能力的人们。可以说,幻想故事的命名法,将赋予剧中人一种非个性化的基本特征。
  ……

前言/序言

  自英国学者威廉·汤姆斯(W.J.Thomas)于19世纪中叶首创“民俗”(folk-lore)-词以来,国际民俗学形成了逾160年的学术传统。作为现代学科意义上的中国民俗学肇始于“五四”新文化运动,近百年来的发展几起几落,其中数度元气大伤。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这一学科方得以逐步恢复。近年来,随着国际社会和中国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学理依据正是民俗和民俗学)保护工作的重视和倡导,民俗学研究及其学术共同体在民族文化振兴和国家文化发展战略中,都正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曾经是中国民俗学开拓者顾颉刚、容肇祖等人长期工作的机构,近年来又出现了一批较为活跃和有影响力的学者,他们大都处于学术黄金年龄,成果迭出,质量颇高,只是受学科分工和各研究所学术方向的制约,他们的研究成果没能形成规模效应。为了部分改变这种局面,经跨所民俗学者多次充分讨论,大家都迫切希望以“中国民俗学前沿研究”为主题,以系列出版物的方式,集中展示以我院学者为主的民俗学研究队伍的晚近学术成果。
  这样一组著作,计划命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俗学研究书系”。
  从内容方面说,这套书意在优先支持我院民俗学者就民俗学发展的重要问题进行深入讨论的成果,也特别鼓励田野研究报告、译著、论文集及珍贵资料辑刊等。经过大致摸底,我们计划近期先推出下面几类著作:优秀的专著和田野研究成果,具有前瞻性、创新性、代表性的民俗学译著,以及通过以书代刊的形式,每年选择优秀的论文结集出版。
下载地址: 为支持正版打击盗版,本站下架所有电子书。 如确为学习或科研需要,请联系客服QQ:2799170851索取所需内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家推荐